从严谈唐朝李林甫:两面人能到什么地步

2018-12-06   阅读:199

  严春风身为领导干部,理想,纪律意识淡薄,党的旨,对党不忠诚,不老实。表面对党忠诚,积极上进,背后违规逾矩,权欲熏心;表面洁身自好,作风正派,实则道貌岸然,腐化;表面清正廉洁,两袖清风,内里贪欲膨胀,,大搞权钱交易,向管理服务对象借钱买房、炒股,并由他人代持,组织,是典型的两面派、两面人。

  “两面人”一般很会伪装,喜欢表演作秀,不一、,手腕高得很。但随着正风反腐强力推进,像严春风一样的“两面人”被纷纷撕下伪装,为贪腐付出应有代价。

  历史是最好的“照妖镜”,近读唐史,读到李林甫,一个典型的“两面人”。不禁遍体生寒。

  靠着“两面人”的做派,他从一个小“保安”一窜升为盛唐宰相!“口蜜腹剑”这四个字,说的就是他。

  史书上说,李林甫是“高祖从父弟长平王之曾孙”——他的曾祖父是唐高祖李渊的叔父的弟弟。

  这个关系有点儿绕,简而言之,他是唐玄李隆基的叔父辈,货真价实的“李皇叔”。

  当年,其曾祖父李叔良随李渊起兵,颇得重视,曾得到一些重要任务。然而,他打仗似乎不行,经历一些败仗之后“中流矢而薨”,也算是为国尽忠了。

  其子(李林甫的祖父)李孝斌仅做到市秘书长(原州长史),其孙(李林甫的父亲)李思海仅仅是个扬州参军,相当于县团级的军区司令部参谋,只是七、八品的小官。

  唐朝已经实行科举制,但是,录取名额十分有限。李林甫不爱学习,史书上说他“自无学术”,想通过科举这条进入实在太难,只能另辟蹊径。

  毕竟有祖上的荫功,李皇叔没失业,得到了一个“千牛直长”的,当了大唐皇室保安团(禁军)的一个基层小,负责在里站岗放哨。

  注:唐朝设千牛左右卫,属禁军,有录事1人、史2人、亭长2人、掌固4人,再下面还有兵曹、胄曹以及千牛备身12人、备身左右12人、备身100人、主仗150人,千牛直长是更低级的禁军。

  李林甫不甘心,他托关系、找门,费尽了心思,总算挪了挪地方,但也不过是太子府里一名普通办事员(太子中允)。

  唐玄继承大统后,封他为楚国公,时任中秘书监,主要掌管图书典籍,并没有太大实权。

  但是舅舅有个叫源光乘的妹夫很给力,他是当朝宰相、侍中源乾曜的侄孙,又是其子源洁的好哥们。

  注:唐朝的侍中初称“纳言”,是门下省长官,位居正三品,与中书令等人同为宰相。

  我就是想跟着您,当个宰相府里的后勤总管(司门郎中)也好,鞍前马后地伺候您。

  总管这个职位,虽说没啥级别,但是实权可不小,掌握着一国宰相一家大小、里里外外,非不可。

  源乾曜不了解这个年轻人,不敢冒然任用。但是,李林甫这次也不失望——宰相一伸手,李林甫的职位就升了升,从太子中允被提拔为太子谕德。

  初次尝到甜头的李林甫更加自己了一条捷径,此后,几番如法,被调到国子监当司业,相当于唐朝最高学府里的一名行政官员,级别也由四品下升为从四品。

  在唐朝,御史中丞只是正五品上的职位,级别还没国子司业高,但是,掌管监察刑狱的实权,还能经常接触到。

  唐朝的御史台“掌纠举百僚,推鞫狱讼”,即负责监督中央和百官犯罪,审理刑事案件,设御史大夫1人,为长官;御史中丞2人,为副职;下边还有侍御史4人。

  要能到这里当官,以后不愁不会飞黄腾达——据统计,唐朝由御史中丞升为宰相的官员有11人!

  一番巴结讨好下来,宇文融很舒服,觉得李林甫是个好帮手,于是为其积极运作。

  李林甫、宇文融二人一拍即合,在御史台,引发当朝宰相张说的不满。李林甫、宇文融自然不会坐等,先下手为强,合伙张说。

  这两位的嘴上功夫确实有一套,在他们一唱一和式的之下,宰相张说居然被免职了。

  在扳倒张说的过程中,李林甫立了功,得以兼任司法和人事部门两个副部长职务(刑部侍郎和吏部侍郎)。

  注:唐朝实行三省六部制,六部的长官称尚书,副长官称侍郎,侍郎相当于各部副部长。

  但是,在这个问题上,李林甫显示出与众不同的“个性”,他找情人的标准不是貌美如花,而是看她能不能给自己“铺”。

  说起来,李林甫相貌长得不怎么样:个子不高,很瘦,长脸、尖下巴,眼睛不大,总眯缝着,只有一捋小胡子看起来还算整齐。

  李林甫最著名的情人武氏,其父乃武则天的侄子武三思,曾几何时也权倾朝野,虽然当时武三思已不在,但武氏一族在政坛的影响力尚在。

  举个例子,大家都知道唐玄最宠信宦官高力士,高力士算是的半个当家人,史书称“四方奏请皆先省后进”。高力士的养父高延福“本出武三思家”,高力士本人也常往来于武三思府。

  通过情人武氏,李林甫联络上了当时正大红大紫的高力士。在这位高人的关照下,李林甫由侍郎升为礼部尚书、同中书门下三品,与时任侍中的裴耀卿、中书令的张九龄同列宰相高位!

  至此,李林甫完成了由一名“皇家保安”到当朝宰相的跑官历程,其“成就”之大,堪称“史上跑官第一人”。

  李林甫很清楚,头上帽能不能永无止境地戴下去,头等大事是取得的信任。

  为取悦唐玄,李林甫下足了功夫,不仅自己细心观察,还在御前安插了眼线,喜欢什么、讨厌什么、反对什么,他都了然于心。

  史书上说:“中官妃家,皆厚请托。伺帝动静,皆预知之,故出言进奏,动必称旨。”

  一次,唐玄到洛阳巡游,突然想回长安。出行历来都是大事,费人、费力更费钱,当时正是农忙时节,裴曜卿等大臣认为这样做会妨害农务,,唐玄只得作罢。

  东西二都就如同东西二宫,是陛下您的两套别墅,您想在哪个别墅里住,那是陛下的。至于妨害农务,也好解决,免除受影响地区的赋税不就行了?

  唐玄一听,大为高兴,认为李林甫不仅处处替自己着想,而且考虑事情很周到。

  这里我们还得提一下武氏,除了李林甫的情人,她同时还有一个身份:宰相、侍中裴光庭的夫人。

  裴光庭去世得早,李林甫那时还没当上宰相,他想谋得此位,托的是高力士,情人武氏充当中间人。

  没等找到机会游说,有一天,高力士突然发现唐玄正安排人写诏书,要任命韩休为侍中,不方便再提李林甫的事。

  出身于“边疆小吏”的牛仙客,在任朔方行军大总管期间厉行节约、积蓄财物,唐玄听说后,让人专门去做了调查,觉得牛仙客是个人才,想破格提拔他为六部尚书。

  时任中书令的张九龄反对,认为尚书之职只能由德高望重者担任,牛仙客纵然有些能力,也可以提拔,但不是尚书的合适人选。

  于是,牛仙客被提拔为工部尚书,张九龄罢相后,牛仙客又执掌门下省,同中书门下三品,与李林甫一样,都是宰相。

  史载,这位牛宰相“既居相位,独善其身,唯诺而已”,遇到问题,一律先向李林甫“请教”,之后才敢。

  这一来,讨好了唐玄,打击了张九龄,还弄了个对自己俯首帖耳的人一起当宰相。

  有一次,唐玄在勤政楼上看歌舞表演。表演结束后,坐在楼下的卢徇看不清楚,误以为已经离场——大领导不在,自己也打道回府呗。

  得知消息的李林甫马上找个借口,向李隆基将卢徇贬为华州(今陕西省渭南市一带)刺史。

  趁着卢徇去华州当刺史的任命尚未对外发布,李林甫悄悄找到的儿子,对他说:

  交州(辖今越南等地,后改为安南都护府)、广州需要人,朝廷准备让你父亲去那里,我考虑那边条件艰苦,想帮帮你们,你去问问你父亲,还想去哪里?

  皇族出身的李适之由刑部尚书被拜为左相,李林甫把他列为防范和打击的重点。史书上说李适之与李林甫,“适之性疏,为其阴中”。

  “华山有金矿的事,臣早就知道。不过,华山乃王气所在,事关我皇朝基业能否常青,不宜开凿。所以,臣才一直没有向您禀告啊。”

  于是,两位姓李的,在皇上心里的地位高下立现——唐玄干脆对李适之说:“以后再有奏事,应该先跟李林甫商议。”

  李林甫有个最大的短处,就是文化水平不高,没经过科举考试,论文化程度,“仅能秉笔”。

  于是,他不仅喜欢结交“文艺界人士”,还物色了一些“枪手”,如郭慎微、苑咸等,平时的公文、奏稿和附庸风雅的诗歌都由他们。

  张九龄可是当时士林和文坛的!李林甫虽心里嫉恨得紧,但面子上也放下架子,时不时给张九龄写几首诗送去求“斧正”。

  张九龄不好驳他的面子,甚至也写过李林甫的诗,诸如“忽听金华作,诚如玉律调”等,可谓给他脸上贴金了。

  著名诗人高适也写过称赞李林甫的诗,在《留上李右相》一诗中高适写道:“兴中皆白雪,身外即丹青。”这里说的是,李林甫会画两笔画。

  史载,李林甫“工丹青”,当然,跟阎立本那样的大画家比不了,也就是还凑合。

  受老爸影响,其女李腾空也爱结交文人,还与李白夫人成了“闺蜜”。李白专门写过《送内寻庐山女李腾空》的诗。

  另外,李皇叔还花心思搞了一个专门干坏事的地方,叫“月堂”,布置得十分风雅,负责构思让别人。

  “林甫有堂如偃月,号月堂。每欲排构大臣,即居之,思所以者。若喜而出,即其家碎矣。”

  大概就是在这里,李宰相一边“枪手”给深受器重的张九龄写赞美诗,一边想着如何隔三岔五下绊子,最终导致张九龄被罢相。

  当了近20年的宰相,唐玄尽管处处依赖他,但时间长了也难免“审美疲劳”,希望宰相班子里有一些“新鲜血液”。

  外面什么人都有,如果来个什么奇葩,把陛下冲撞了,那就不好了。不如让臣先来选一选,替陛下把把关。

  结果可想而知:真正的人才一个没选上,选上的都是平庸之辈。时年35岁的杜甫也参加了这次选拔,淘汰。

  李林甫还专门“上表贺野无遗贤”——这证明天下的英才都已为陛下您所用了啊!

  唐朝也有许多谏官,这些人的职责就是向报告实情、提出意见,李林甫担心他们乱说,就把谏官们召集在一起搞:

  “明主在上,群臣将顺不暇,亦何所论?君等独不见立仗马乎,终日无声,而饫三品刍豆;一鸣,则黜之矣。后虽欲不鸣,得乎?”

  你们看没看到那些仪仗用的马?它们整天默不作声,正因为如此,它们才能得到上等的饲料,谁要是擅自发出一声嘶鸣,立即会被踢出仪仗队。以后即使后悔、不敢乱叫了,也没有机会重回仪仗行列。

  一句话,当今是最最的天子,群臣只须圣意就行,不需要什么谏言。

  不仅是当朝的言官,为人粗俗、桀骜不驯的节度使安禄山,也被这位李皇叔收服了。

  一开始,安禄山没把李林甫放在眼里,很没礼貌。然而,李林甫不但不发火,反而处处顺着对方。

  一见面,李林甫找个借口就把王鉷骂了个狗血喷头,越骂声音越高,但王鉷对李林甫得要命,唯唯诺诺,大气儿都不敢出。

  安禄山在一边看着,深受触动,再也不敢在李林甫面前摆谱了,在此后的交往中,越发觉得此人——他太能揣摸人的心思,你刚说完上句,他就知道你下句要说什么。

  一生都在跑官和的李林甫还是喜欢道貌岸然那一套,至少在表面上,极力作出君子、和“文化人”的样子。

  俗话说“,”,害人者终害已,“两面人”李林甫最终被另一人“两面人”所害。

  一开始,为了讨开心,身居相位的李林甫踊跃地向杨贵妃靠拢,对看起来“又蠢又傻”的杨国忠十分照顾,也放松了。

  满口应承的杨国忠当上宰相后,第一件事就是联合安禄山李林甫与叛将阿布思约为父子,共谋。

  结果,一辈子为得到、保住地位的前大唐宰相,躺在棺材里被削去官爵、抄没家产,儿子们被除放岭南、黔中,亲友、朋党中有50多人受被贬。

  唐玄似乎还不解气,命人劈开这位前宠臣的棺木、剥去官服,改用小棺、以庶人之礼入土。

 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,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(zhczyj)及作者信息,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。

  我是日本电影学博士后张竑,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,问我吧!

  我是日本电影学博士后张竑,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,问我吧!

  我是日本电影学博士后张竑,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,问我吧!

新媒体

从严谈唐朝李林甫:两面人能
严春风身为领导干部,理想,纪律意识淡薄,党的旨,对党不忠诚,不老实。表面对党忠诚,积极上进,背后违规逾矩,权欲

形成于唐朝的沙漠要被国消灭
总面积约4.22万平方公里的毛乌素沙漠是中国四大沙地之一,也是京津地区重要的风沙源。 作家肖亦农写道:毛乌素沙漠是人

她是唐朝最泼辣的公主却活得
她一生受尽父兄宠爱,顺顺遂遂地活到了六十岁。婚姻幸福的同时,子女也皆为人中龙凤。堪称是唐朝最幸福的公主。 出生

鹿羊说|我们为什么爱唐朝?
在满眼都是辫子戏的现代,唐朝,这个中国历史上最为恢弘、鼎盛的帝国,在人们的视野中出镜有限,即使有那么几个镜头,